当前位置:  首页 星闻爆料台 详情

《酒精计划》为啥能获奖?

发布来源:浅语花开    发布时间:2021-05-02 11:13:00

本文作者:李啸天

奥奖之旅,已经写了不少篇了,这是最后一篇。毕竟,你知道的原因,很多话是不可以说的,那就少写一点好了。

最后一篇,来谈谈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外语片),谈谈“拔叔”主演的《酒精计划》。

话说,这一届,差一点就两个“拔叔”相互打架。

“拔叔”,即“汉尼拔叔叔”,也就是《沉默的羔羊》的那个食人医生。第一代“拔叔”由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表现相当惊人,吓得人睡不着觉的那种。第二代,即剧版的“拔叔”,由麦斯·米科尔森饰演,同样深入人心。由于安东尼·霍普金斯版时间久远,现在大家更为熟知的“拔叔”大部分都指的是麦斯·米科尔森。

本届奥奖,“老拔叔”安东尼·霍普金斯凭借《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拿到了影帝,这也是他自《沉默的羔羊》之后的第二个小金人。而“新拔叔”麦斯·米科尔森没能入围影帝提名,成为一大遗珠,但他主演的《酒精计划》最终拿下了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外语片),也算功德圆满。

说起最佳国际电影,最大的看点其实是《少年的你》与《酒精计划》之间的相搏。

对于华语圈的观众来说,当然都希望《少年的你》能够获奖。

但实际上,《少年的你》能够入选,本身已经属于爆冷,毕竟在前哨战的众多影评人协会奖和金球奖中均无提名,空降到奥奖提名名单上,已是最大的惊喜。想要虎口拔牙,实在太难。

而《酒精计划》的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可不是无名之辈,而且北欧大神级别的名导,再加上主演“拔叔”麦斯·米科尔森也是丹麦国宝级的演员,师出有名,这片早已饮誉全球,风光无两。不仅入围了最佳国家电影,还入围了最佳导演,足以证明其强劲的实力。

至于《酒精计划》为啥能获奖?这个还得看下奥奖的倾向。

但凡奖项,总会有自己的偏爱与倾向。

就像茅盾文学奖,并不以文学价值为第一标准,更有政治导向在文艺标准之上。即便是诺贝尔,也是如此,莫言之所以能够获奖,并不是说他写的一定就比王安忆、余华、阎连科等人好,而是他的笔锋更劲。现实中的莫言,在公开场合从来不批评体制,为人平和,但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对体制的批判可是敢下重言的,《蛙》《丰乳肥臀》里都有很锐利的体制批判。

莫言获奖,王安忆、余华、阎连科就差吗?没有道理可讲。阎连科对社会伤疤的揭露,比莫言也强很多,但是阎的小说缺翻译,运气不行,也是没法讲道理。还有日本的大江健三郎,他的获奖,也引发了他的水平与芥川龙之介、三岛由纪夫等作家写作水准的争论。大江健三郎能获奖,芥川龙之介、三岛由纪夫凭什么就不能?答案就是没有答案,因为没有那个奖是完全客观的,总是存在自己的偏向,而且还有运气。

奥撕卡国际电影(最佳外语片)的偏向,大致是更注重以小见大的社会性题材,或者是有普世性的人文关怀类影片,而且不艰涩,好看易懂,如果再有一点明显的个性风格,就更容易中奖。

像上一届的《寄生虫》,就是具有明显的阶层讽刺性的作品,是典型的社会批判性作品。在东亚观众的眼里,《寄生虫》或许并不如《素媛》《熔炉》更打动人,但是在奥撕卡看来,《寄生虫》更具有普适性意义,对社会阶层的刻画更有穿透力。而且,《寄生虫》满满的异域色彩,更让奥奖学院的古董们惊为天人,不仅最佳国际电影给了它,能破天荒地将最佳电影与最佳导演一股脑都给了它。

回到《酒精计划》与《少年的你》的对决上来,结果就很明显了。《少年的你》更为小众一些,聚焦于校园霸凌问题,虽然也有社会性意义,但毕竟是一个次生性的话题,并非主流。而《酒精计划》则不仅讲了“中年危机”,更是讲出了北欧国家高福利社会下的生活状况,更具有普适性意义,也更入奥奖白人评委的法眼。这样比较下来,谁获奖就显得比较明了了。

没错,《酒精计划》涵盖的主题更多,更符合奥奖的审美规则。

只讲欣赏性的话,那明显是《少年的你》比《酒精计划》更好看,相对来说,易烊千玺饰演的小北也比“拔叔”麦斯·米科尔森更能够打动人。

但奥奖从来不以好看与否做标准,要不然《爱乐之城》也不会输给《月光男孩》,《阿凡达》不会输给《拆弹部队》,《断背山》不会输给《撞车》。

同为托马斯·温特伯格导演的作品,《酒精计划》甚至也不如《狩猎》。但是《狩猎》同样入围了当年的最佳外语片,却没有获奖,这就又有了运气的成分。获奖的不是最好,像《无间风云》明显不是马丁·斯科塞斯最好的作品,但错失奥奖多次的老马却凭借这一部才终于获奖了,这其中的道理,你又能找谁去说理去?

表面上看,《酒精计划》是一部讲“中年危机”的影片,四位中年大叔,生活与工作都了无兴致,恰如一泓死水。于是,他们想要主动做出点改变,以给生活以调剂。至于办法,就是喝点小酒。因为有理论支持,说人类的血液中如果能0.5%的酒精的话,会更有活力,会精彩的多。

小试一下,发现的确有用。四位大叔,都是人民教师,其中“拔叔”是一名历史老师,上课没有饮酒时,课堂上无论他讲什么,怎么讲,下面的学生都无精打采,听不进去。可是,当他给自己的血液加了点酒精之后,讲课的方式突然充满了活力与激情,而且迅速感染到了他的学生,他的课题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

而且,回到家里,多年没有与妻子为爱鼓掌的他,居然也变得刚硬持久,表现很赞,让他妻子都感到吃惊。

不过,酒精这玩意,就像是蒙着脸的魔,它会蛊惑你,让你持续开阀,逐渐释放它的恶。

现在的激情,因为与昨日有所不同因而显得新鲜,可一旦成为常态,就需要更大的激情,才会有更新鲜的感觉。那么如今的0.5%,就会变成0.6%,进而变成0.8%,乃至1.5%,最后变得不可控,变成醉酒,乃至出人命。

四位大叔中的体育老师,就因为醉酒出海,导致跌入水中,丧失了性命。

至此,“拔叔”他们幡然醒悟。

影片的故事大致如此,看起来不过如此。因为用酒来讲“中年危机”的话题,并不鲜见,好莱坞早就有《杯酒人生》《离开拉斯维加斯》等佳作予以表现了,还有《宿醉》系列,也值得一观。而且,论可看性,这几部作品都比《酒精计划》更耐欣赏。

但《酒精计划》还是获奖了?凭什么?

毕竟,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是大导演,更擅长微言大义。《酒精计划》里的“中年危机”只是一个表面的故事,更深一层的含义,才更具有意义。

稍微多扯一句。北欧,是全球高福利的区域,是最接近马克思笔下的社会主义的地方。那里,人民安居乐业,幸福美满,甚至不劳也能有所获,简直就像是一个人间天堂。

但是,《酒精计划》里展示的,却是另外一回事。那里的人,看似什么都不缺了,却缺乏激情,缺乏生活的兴致,缺乏往上的动力,那里的人空虚而且充满了焦虑。就像是《寄生虫》,表面上是三个家庭错综复杂地杂居在一栋房屋之内,故事看起来很小,但是他揭示的却是整个新兴社会里不同阶层之间巨大的撕裂感。上层社会的富足与底层社会的挣扎,暴露无遗。还有《红楼梦》,一般读者只看到大观园里的爱情故事,但会看的人却可以从中看到一个庞杂繁复的社会运行体系,看出封建社会的社会架构来。

所谓的微言大义,以小见大,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好看的故事,然后你细品一下,会发现还有余味,而且连绵无穷,甚至是细思极恐。

话说回来,无论怎么的微言大义,首先你得先把故事讲话,要不然一切都是白扯。

《酒精计划》受人诟病之处,就在于影片中的故事显得散乱,甚至是支离破碎,起码是不好看。而且扩大的酒精的戏份。

实际上,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的确是想用酒精来说事,酒精才是影片真正的主角,几位中年人不过是呈现形式而已。

用物做主角,也没什么,只是难度会大很多。做好了,会成为《香水》那样的经典,玩不好,就会成为《七剑》那样的匆匆过客。《酒精计划》介于两者之间,不过目前还好,时间久了,还是会像《七剑》那样少人问津了。

《香水》好就好在它以香水做主角,用画面来展现味觉,还能很传神,能够让人感受到那种香喷喷的味道。而且,惊悚的故事,邪典的主角,也增添影片的邪典味道。而《七剑》原本的故事就不错,但徐克偏偏要画蛇添足,舍本逐末,以剑做主角,剑大于人,结果最终不伦不类,剑没有讲好,用剑的人也形象模糊,沦为了末流。

《酒精计划》也是想讲的内容太多,但呈现形式并不够好,不如《狩猎》,不如《寄生虫》,也远不如《香水》。至于与《少年的你》相比,其实不相上下,但易烊千玺明显输在了片外因素,也是没有办法。

当然,论演技,“拔叔”麦斯·米克尔森自然比易烊千玺还资深的多,也老辣得多。片中“拔叔”那个一秒垂泪的镜头,演技瞬间的爆发,是极其惊人,而且极其精彩的。最后,拔叔还贡献了一段美妙的舞姿,也是难得一见,非常可爱,非常棒。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

再见。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