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星闻爆料台 详情

《长歌行》编剧给出的理由越看到后面越看到心里越不得劲

发布来源:开心小六    发布时间:2021-05-02 10:49:00

《长歌行》越看到后面,心里越不得劲,一些配角的剧情比主角还多,还有剪辑、漫画部分运用得很不恰当,但这些说辞都不是根本原因,仔细想想,观众心里的落差,最根本的原因其实有4点。

阿隼突然放弃事业

苍鹰是不可能放弃飞翔的,阿隼虽然一直以来的道是守护,但他的守护是阿伊儿吗?可以说是,但又不仅仅是,而是整片草原,哪怕是利用他的养父大可汗,也是他所守护的人。

草原副本到漠北副本,是阿隼最重要的成长阶段,对应的长歌成长阶段是幽州到朔州,也是原作中“原有的道被摧毁后的自我找寻阶段“;阿伊儿死后,是阿隼开始对之前认为的短暂祥和和所谓均衡局面,产生了巨大的怀疑,也就是他觉得他之前的自我压抑毫无意义。

再到漠北遭遇背刺,是他开始直面所有摇摇欲坠的支柱,他和大可汗之间复杂的亲情,这条线其实剧里铺段得很好,但因为和前面的连贯不上,所以很容易就让人忘记了之前的环节。

鹰师假死后,阿隼应该是有相当长的迷失期的,上位者一无所有,这种落差,不是说你有个心爱的女人就能瞬间弥补的,这里其实是歌隼爱情升华的最好阶段“你见过我一无所有,带我走出困境,现在轮到我来带你,一起向前走”,可怎么着就差口气,最后阿隼还莫名成为了长歌的侍卫,就很扯!

他明明都知道奕承控制了草原,就应该回草原看一下大可汗的情况,统领草原,最后投降大唐都没关系,可阿隼的举动居然无动于衷,好说大可汗也是养育他的人啊,培养他变得更强大!

阿隼的人设没立住脚

阿隼明明对长歌做了很多,但不知道为啥,长歌对阿隼的感激并不多,长歌除了用嘴炮安慰隼,剧里就没时间渲染别的了,被戳那样一箭,结果占的戏份还没穆金长一身痘痘的剧情多。

隼在戏份上开始镶边,不但没了长歌扶持他,供养他修复的段落,所有歌隼同框,隼还得立马满血复活来安慰支持长歌,比如“你有我保护”这种类似的台词,比比皆是。

人物的重要成长被剥夺了,一个真实的人所要经历的苦痛和挣扎也被忽视了,阿隼就变得悬浮了,对比起来,长歌至少还拥有了25集的转变空间,既然编剧给了隼前期那么多笔墨渲染他的才谋,在后面就应该稍微崛起一下下,直接沦为背景板让观众看得不舒服,而且他就算最后和长歌在一起了,感觉也不是“强强联合”了,而是一种依附!

前面用大篇幅渲染隼的谋略然后突然反转变成了守护,把前面的渲染显得很多余,而且守护应该不是指的是沦为背景板吧,后面镜头几乎都没了,编剧的问题在于,隼在前期的人物塑造是追求权力的,后期这个设定突然消失了。不是说人物不可以转变和成长,但领悟的过程不足以令人信服。编剧给出的理由是,他前期追求权力是为了守护阿娜,这个理由也不是不可以。但铺垫得不到位,所以看的时候会觉得人物的动机转变不够连贯。

如果前期的那个隼,他追求权力的动机仅仅是因为被大可汗胁迫而做那些“徒增杀戮之事”,那么整个人物的动机就从主管能动变成了被动不情愿的。这个其实和前期隼透露出来的霸气和掌控感相违。所以说编剧自己也没理顺这个人物动机。搞得演员的表演到后期也就拧巴起来,因为动机前后不能自洽。

阿隼和长歌感情淡化

阿隼这个人本身就是天生能力出众,谋略筹划是一种能力,是天赋,遮掩不住的,他有谋略,可能他不喜欢权力,他这种出众的能力,大可汗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有意把他培养成自己的一把刀,但又忌惮他,所以把他阿娜留在身边当人质牵制他,隼在遇到长歌前他的目标就是守护好鹰师和阿娜,另外他对大可汗也是有报恩的心的,会替他四处征战,这些都不可能让他当一个小白兔,但是这不代表他本身喜欢权力。

本来是大女主剧,后面连大女主的戏份都被删减了那么多,不可能给他一个镶边男主留那么多剧情来展示他的挣扎和成长。不过他中了那几乎要命的一箭之后剧情居然比不上穆金长了一身痘的剧情多,这一点看得非常不爽,长歌一句“别乱,有我”就把他身心最低谷时期快速糊弄过去了。

从预告看,后面几集估计大篇幅就是磕cp谈感情了,然后李靖带兵去攻打定襄,男二也自荐要去打仗,女二很担心两人磨磨唧唧互诉衷情,再就是弥弥和穆金那里感情戏也要占比较多篇幅,最后终于到了定襄,飞快地奕承被包围了,就结束了吧。

阿隼动机转变不明朗

隼一开始的那个状态就不是被迫的,而是主动在努力。否则运筹帷幄的气势就出不来。而后面告诉你说,他一直以来的动机是被胁迫,就割裂了。阿伊儿前期没有情绪铺垫,突然出现突然死亡,也是一个问题,没办法作为阿隼成长线的完整环节。也得亏是阿伊儿的眼神戏好,不然谁能知道她是阿隼的养母。

整个草原包括大汗都是他守护的东西,不是阿伊儿一死,动机就可以突然断裂的。如果编剧想要把逻辑圆回来,对于隼的动机转变,更合理的推动力可以设计放在他对于“输赢”的思考上面。

一开场蹴鞠,他说我只要赢,但其实他为了救小孩输了球。这就确立了这个人物内在动机(守护)VS外在动机(输赢)的冲突,是日后成长线的主题。然后,公孙恒是第一个推动,公孙战败身死,却保住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阿伊儿是第二个推动,阿隼赢了涉尔,却没能救阿娜。这里必须设计阿娜的死是阿隼自身的错误造成的,锅不可以带女主,这样逻辑才能顺,阿伊儿和隼的感情,也需要前期再多铺垫一点,在死的时候把悲剧气氛推到最高潮。悲剧气氛不只是因为阿娜死了,更是因为他的信念(一直赢=有能力守护)崩塌了。

在这之后他就可以开始反思到底什么是输,什么是赢,然后进入人物转变期。然后鹰师的假死是第三个推动,也是转变的完成阶段。假死(失去特勤身份)表面是输,但实际是赢(守护)。这样人物就完成了成长,外在动机和内在动机达成一致。

总结

阿隼的魅力是人设的复杂性和演员的表现力加成而来的,大家不喜欢魏叔玉,喜欢隼,也是他一路运筹帷幄,剧情讨论的第一个高潮,其实是在朔州城墙上的双射,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说他俩要射死对方,这不就证明歌隼最吸引人之处是那种明知不可弥合,但却相互吸引的那种张力吗?后来这个张力褪色了,也是因为那个在漫画里,在漠北王面前梗着脖子说要闯出样子再娶长歌的隼不见了。

大女主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与之势均力敌的男主,同样是,如果非要说守护是的话,那也是更广博层面的守护,等着看后面的几集能不能回转吧!

标签: 长歌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