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星闻爆料台 详情

《哥斯拉》这个大怪兽可谓是吸引足了眼球

发布来源:娱乐天地    发布时间:2021-04-25 04:44:00

前段时间,。传奇影业拍摄的《哥斯拉大战金刚》在国内院线风光无限,看过该影片的各位想必对哥斯拉和金刚两大巨型生物的战斗分泌出了大量的多巴胺。

在四月,由东宝投资,Bones和Orange制作的《哥斯拉:奇异点》也已经播出。作品云集了一众高手,在本作写作时已经播出的前两回表现出了极高的制作素质。同样是讲述“巨型怪兽”的《奥特曼》系列这两年也在国内出奇的火爆。

没接触过《哥斯拉》或者是其他巨型特摄作品的人不禁会问,为什么这些大怪兽迄今为止几十年了,依旧保持着这么旺盛的生命力?观众又为什么对这些大怪兽有着如此热衷,甚至不分老幼?

让我们从头开始说起。

巨物迷恋与恐惧

《哥斯拉》的灵感来源很容易理解,它的造型肯定是源自过去地球上的巨型生物恐龙,其中的核能元素自然来自于核弹。1954年上映的初代《哥斯拉》,其设定就是哥斯拉被氢弹实验所弄醒。在电影上映前的两三年时间里,美苏两国都试爆了实用型的氢弹,激起了人们对核武器的进一步恐惧。哥斯拉正是恐龙和核弹这双重现实设定下的产物。

虽然表面如此,但无论是恐龙还是核弹,都不会让美国产生金刚、大白鲨,也不会在日本产生哥斯拉和《奥特曼》中那些形形色色的怪兽。说到底,巨型怪兽并不是某个国家的特例,涉及到核武器或者恐龙的也就是哥斯拉和昭和时期《奥特曼》等那几个影射现实的几个作品。所以,这些巨型怪兽也并不依赖这些因素才会产生。

相信不少人有这样的体验:当看到有图片中有个巨型的建筑物、或者是一颗巨大的行星贴近到我们面前,都会产生一种说不明的恐惧感。这种巨大沉默物体,“BigDumbObject”,正是不少人恐惧的来源。

那么,一旦当它们动起来了呢?

无论是美国1933年的《金刚》,还是日本1954年的《哥斯拉》,实际上都算是这个思路下的产物,《金刚》的上映在当时就对圆谷英二有着深刻的影响。人们对于超大型的物体,不管是静止的还是动起来的,都有着极为天然的情感——巨物崇拜、恐惧或是迷恋。

这种庞然大物,其本身就是一种视觉奇观,像火箭发射、帝国大厦,包括每个城市可能都有的电视塔。更何况让体型常规的生物突然变大,其视觉冲击自然就更上一层楼。也正因为如此,在1962年《金刚大战哥斯拉》成为了现实,只不过现在看起来,当时的画面就有点微妙的诙谐感了。

有点诙谐的《金刚大战哥斯拉》

另一方面,怪兽作品与灾难也是高度绑定的。灾难片能极大地调动观众的情绪,如恐惧、悲伤、震撼,再结合巨大化的怪兽,自然成为了人们所追捧的对象。在20世纪70年代,日本特摄作品尤其是怪物作品,都得到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欢迎。

从“怪兽电影宇宙”的访谈中我们也能看到,不光一个主创认为哥斯拉这样的巨型怪物是美丽的,甚至还有形容“背鳍如皇冠一般”。也就是说,这些在真实现实中不存在的庞然大物本身就有一种特质能够吸引到不少观众,无论是敬畏的心理,还是猎奇的心理。怪兽的巨大与人类的渺小之间的戏剧冲突、灾难发生时绝望感,加上人类在怪兽、灾难面前的抗争,都是一种极为普世的情感。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们会发现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的电影人,都想要找到自洽的逻辑,来解释这些庞然大物的合理性。这是这些怪兽的文化产品所一直强调的,也是它们自身的魅力之一。

《大白鲨》与斯皮尔伯格

科幻化与合理化

“在虚构的故事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虽然有无数人用着《凉宫春日的忧郁》里阿虚的名言来试图反驳那些妄图想要批判作品不够真实的观众,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创作者都开始寻求故事与设定的自洽,来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更有说服力,进而提升作品的沉浸感。

这对于怪兽作品也是如此。在怪兽作品发展过程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些作品设定,尤其是科幻设定的逐渐完善。以《哥斯拉》为例,从最早用恐龙和核武器来影射现实,来描述当时日本社会的核恐慌,到后来逐步用科幻理论来填充哥斯拉的设定,例如火山爆发、“第二脑”、借巢、发电厂等等。像“机械哥斯拉”“太空哥斯拉”就充满着科幻的意味。

进入平成年代之后,《哥斯拉》开始逐步融入美式科幻的元素。《哥斯拉VS碧奥兰蒂》就设计了细菌战、基因克隆等一些美式科幻作品比较经典的元素,也让当时不少观众耳目一新。

《哥斯拉》美国版就有不少的科幻元素

我们发现无论哥斯拉换了多少代,创作者都在强调哥斯拉这个怪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借此也可以表达作者在某些方面的观点,尤其是政治观点。

当然,当一个元素使用至极致的时候,作品也会返璞归真,平成vs系列的收官作《哥斯拉之世纪必杀阵》就选择了相对古朴、王道的创作方式,持续的战斗为系列画上了圆满的句点。

戴斯特洛伊亚

《奥特曼》也是如此,尤其是昭和时期的《奥特曼》作品,我们能看到这些形形色色的怪兽都有其内在的合理性:有的是人类改变自然环境所诞生的、有被外星人改造的怪兽、也有类似于哥斯拉的怪兽源自核辐射、还有因为冷战时期军备竞赛、太空竞赛所诞生的怪兽、诞生自人类恶意的怪兽等等。创作者试图让观众,尤其是小孩子在观看此类“简单易懂”的影片的同时,也能够接受这些内容,进而产生一定的教育作用。

像《加美拉》这样的作品,也多次获得日本科幻大奖星云奖的多媒体奖项。怪兽作品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已经不是一种内容简单的类型,而是融合了多样元素,尤其是科幻元素的综合类作品。

到了这些年传奇影业的“怪兽宇宙”,无论是2014年《哥斯拉》进一步强化核武器的设定,还是《金刚:骷髅岛》的“世外桃源”,亦或是《哥斯拉大战金刚》的“地核说”,传奇影业在继续这一道路的同时,也在用超强的特效实力诠释一个个无比真实的视觉奇观。

特摄作品独特的美感

这些设定为作品增加了极为经典的戏剧冲突:“疯狂博士”型角色的傲慢与狂妄、人类对科技飞速发展的焦虑感等等。更别说在特摄的黄金时代,冷战时期的“混沌”也助推了科幻种种作品的快速发展。

但无论设定引起了爱好者们多少的讨论,它都更接近于锦上添花。对于一个主打怪兽的作品来说,“奇观”是必须要有的,而最为典型的奇观就是——破坏欲。

超强的破坏欲

顾名思义,怪兽类爆米花电影最直接的奇观就是做出怪兽,然后疯狂地“打打打”。就拿《哥斯拉大战金刚》来说,整部作品的剧情平淡如水,演员们的演技也大多乏善可陈,但这丝毫不影响观众们的观感,因为能够到电影院观赏这部电影的观众,十有八九都是为了怪兽的。

特摄原意本就是“特殊摄影”,是利用特殊美术(皮套、火焰喷发)来实现现实中不存在或难见的视觉形象的合成技术。《哥斯拉》诞生之初,本就是为了视觉奇观服务的。而在早期的特摄作品中,破坏几乎是最具震撼力的画面之一。

当然,世界上大部分的爆米花电影其核心都是为了突出视觉奇观,那么这些怪兽电影相对这些作品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呢?很显然,是破坏欲。

相信看过不少相关作品的人都很清楚,无论是《哥斯拉》还是《奥特曼》,几乎所有的特摄、怪兽作品在大肆破坏之后基本都不会考虑后续处置问题,我能想到印象深刻的内容也就是《梦比优斯》的“相原龙警告”(笑)。

“相原龙警告”还有对特摄形式的反思

尽管许多怪兽作品都在加强其真实性和现实意义,但是真的落到“打完之后怎么办”这个现实的时候,几乎所有影片都直接将它忽视和跳过了。人们感叹于哥斯拉的破坏力和奥特曼对抗怪兽时的英勇,至于战斗中被毁的房屋和被波及到的居民,打完后好像就没有人在意了。

真要说起来,这个传统是由当时的技术和拍摄手法所决定的。圆谷英二先生在拍摄特摄的时候,常用一些远景镜头来表现魄力感或者说模糊皮套与环境的区别,皮套演员拍摄时的布景也几乎是一次性的。加之从剧情安排上来说,也不可能让爽过之后的观众下一集再去关心“这里应该在上一集里被毁掉了才对”。

布景容易修复难

这些原因综合起来,在这些影片、电视剧集、动画中,无论是主创还是观众,只要冲着爽去就完事了。

我们很难看到这种怪兽影片和《奥特曼》的系列剧集像漫威电影宇宙那样,用《复仇者联盟2》的索科威亚事件来引起《美国队长3:内战》乃至更后续阶段的震荡。所以,这些作品是非常纯粹的、极致的破坏,因此这种破坏欲所带来的爽快感,往往也是非常透彻的。

还是以《哥斯拉大战金刚》为例,前传作品《哥斯拉》就在城市中肆意破坏,但是在《哥斯拉大战金刚》中,却几乎没有重建的内容。《金刚:骷髅岛》更不用说,几乎就是在虚构的岛中进行的。

到了这部电影,《哥斯拉大战金刚》把最后的决战放到了香港,战斗几乎把香港拆了个大半。电影中玻璃幕墙的大楼仿佛湖中的芦苇一般,被肆意掰折,但观众所做的,就是尽可能感受到多巴胺分泌的快感。别的,WhoCares?

爽就完了

顺应时代的新怪兽物语

为了顺应时代的变迁,我们能看到这些已经存在几十年的IP也在适应着当下的变化,来迎合不同需求的观众,进而保持着更为健康的生命力。

众所周知,日本这边东宝投资制作的《哥斯拉》,无论是真人特摄作品还是近些年来的动画作品,“影射政治”几乎是系列的传统艺能。当年庵野秀明的《新·哥斯拉》上映的时候,不少老观众都强调了作品的出色和复古,毕竟这部电影几乎把影射现实写到了脸上。

《哥斯拉》自诞生以来,这种偏自由的“键政胡咧咧”,就是作品的一大特点。最新的《奇异点》更是把百鬼夜行与哥斯拉结合在一起,并伴随着不少对政治与当局的影射,更是让《哥斯拉》这个系列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庵斯拉”可以说是披着怪兽皮套的政治片

相反的是传奇影业的选择则是“去政治化”,尽可能地不涉及政治相关的议题,而是着重强调作品的奇观属性。当然,这也是传奇影业所擅长的,其出品的大量作品,无论是《环太平洋》还是《魔兽》,亦或是如今的“怪兽电影宇宙”,其内容都尽可能围绕奇观,而非政治探讨(除了《金刚》,《金刚》难得地影射了越战)。这样的对比也让《哥斯拉》展现出来其多样化的特质,来让观众各取所需。

同样的,还有圆谷。圆谷这边《奥特曼》昭和时期也是有大量圆谷英二的“个人喜好”,喜欢说一些政治内容,这些与老一派创作者的思考脱不开关系。进入了新时代之后,《奥特曼》更多围绕着个人内心的变化与成长。

去年大火的《泽塔奥特曼》就是典型的例子。但是圆谷这边肯定不会放弃传统,而这个部分更多给予了以“回归原点”之名的,由庵野秀明负责剧本、樋口真嗣监督的《奥特曼》。与此同时,Trigger制作、雨宫哲监督的动画,则是把高中校园与怪兽,甚至是机器人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SSSS电光机王》一个重要卖点就是JK

如今的圆谷,也是“三驾马车”齐头并进,来契合观众多样化的需求。

虽然“多大了还看怪兽”这样的叨唠,几乎围绕在我们80后、90后的身边;可能“怪兽”这个词汇或者是意象,在不少戴着有色眼镜的人心中,早已经成为了“过时”的产物。但我们心里都明白,如今的“怪兽”可谓是应有尽有。既有像庵野秀明的老牌创作者在孜孜不倦地表达着自己的思考;也有雨宫哲这样新一代动画人在表达自己对于美少女、JK的喜爱,还创造了如宝多六花这样有着现象级人气的女角色;同时美国电影制作方也依托于强大的视觉特效能力在孜孜不倦地创造着百看不厌的视觉奇观。

怪兽过时?说这句话的人,在当下恐怕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