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星闻爆料台 详情

李一桐新剧《骊歌行》播出20多部作品,网友:带谁不火系列

发布来源:娱乐天地    发布时间:2021-04-18 03:59:00

李一桐工作室发声明,否认了李一桐是"资源咖",称是有人恶意造谣!

近日,有许多网友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上发文表示李一桐后台强大,带资进组。而且还表示,只要剧组选择了李一桐当女主,投资方则会每一集均追加五十万的投资。工作室发文称,这些网友的行为是恶意带节奏的,而且他们也会保留对于侵权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工作室晒出六张图片,前五张是关于相关文章的截图,并在截图上写上了恶意造谣。最后一张则是工作室对于这件事情发出的正式声明。

说李一桐是资源咖,当然是造谣,但事业发展和好资源不匹配,又的确是李一桐的困境。

就说她最近的新剧《骊歌行》,至少从首播数据来看,不太行。

播出第三日,这部许凯、李一桐主演的古装轻喜剧在猫眼和灯塔热剧榜都没打入前三,从猫眼统计数据看,首日播放量1743万,次日播放量2624万,今天实时播放量1200多万,相比一路被营销号围剿实际上数据一直保持领先的《长歌行》,显然还有一大段距离。

口碑也是参差不齐,有说轻喜剧好看服化道精致的,也有吐槽剧情无聊于正滤镜过度的,总之,离口碑爆剧尚远。

剧没爆,一大关键,CP不出圈。毕竟,在于妈擅长的宫斗戏份消失不见后,整部剧都在精美服化道背景下专注谈恋爱,观众磕不到糖,再华丽的制作也是白费。

相比《长歌行》副CP爆得噼里啪啦,《骊歌行》这对,恋爱谈得火急火燎,第一集许凯一见钟情,三集已经分了第一次手,接着一路双向奔赴,事业爱情两手抓,但观众呢,就是糖多不受。

李一桐呢,一上来,演了个广州第一美女,

男主第一次见她,给出如此浮夸的反应,

结果是注定的,影视剧第一定律:演第一美女,永远最招嘲,不是神颜不要轻易尝试。

但问题好像又不止是她演了个第一美女,而是又回到那个影视圈未解之谜:“体寒”的李一桐,怎么还没打破不红魔咒?

出道五年,拍了20多部作品,除了一部为友情客串,其余全是女主作品,业界对她的评价也不俗:颜能打,演技还行,不作妖,片酬不离谱。照道理,早该火,但一路合作过李现、邓伦、罗晋、陈建斌,顶流也好实力派也好,一轮演下来,不火就是不火。现在合作了剧又不火的顶流名单里,可能又多了个许凯。

《剑王朝》播出的时候,有网友跑到她的微博里评论说:“带谁不火系列,一言难尽啊,可怜我现哥了。”李一桐还回复:“我体寒。”

演艺圈,“小红靠运,大红靠命”。李一桐,一个自带资源咖纸枷锁的女明星。

如果许凯都不能破李一桐的“体寒”魔咒,谁能破?下一部据说已经定妆的李一桐新剧、传说中的《香蜜》续集,红气逼人的龚俊能破吗?《骊歌行》,可能不太行

一个神奇的定律是,不怎么红的李一桐,某种意义上成了剧集制作品质的保障:5年,20多部剧,除了极个别意外,基本上没有绝对意义上的烂剧。不仅不烂,制作还个顶个的不差。

《骊歌行》的品相,看起来是奇奇怪怪,但背后撑腰的人,于妈。剧集还叫大唐女儿行的时候,于妈信誓旦旦地表示,剧集充满突破。

顺便科普,李一桐出道演的第一部女主剧:于妈编剧制作的《半妖倾城》,

主演是最近大火的张哲瀚。

从那部剧集开始,于妈开始了一场创作上的痛苦涅槃,到了《骊歌行》,主打高还原度的精致剧集已经成为于妈创作上的新追求,看过《骊歌行》之后也确实如此。

制作是讲究的,楼阁院落、自然环境,仿古建筑群和自然景观在航拍镜头下徐徐展开,气势不凡。

服饰、道具、礼仪部分,人物的装扮、妆容、言行举止,都蕴含浓浓的“唐韵”,根据当时社会的风格和礼法而来。

说制作组850余人的团队历时162天,横跨横店、象山、无锡三地拍摄,剧情中的东宫总占地面积35000平方米,由场景搭建工人一木一瓦从零起步耗时5个月搭建完成。包括东宫在内的全剧300多个场景中。主创还特制服装3000余套,均为手工制作而成,涉及到缂丝、扎染、蜡染、打籽绣、盘金绣、螺钿镶嵌、敲铜等多项传统工艺。

无论是细致手绘的宫殿图腾,还是盘根错节的植物景观,都能看出创作者绝对不会想做一部烂剧的野心。

结果就是该剧呈现了古装轻喜剧中难得的极致画面和高级视听审美。

制作确实没话说,但能否成为爆剧,最终还是要看故事的。

本剧的剧情一句话就可以说完:“纨绔浪子遇到了真爱,用一万种方式手段去打动一颗事业心超强的姑娘,最后在爱情的鼓励下成为大将军,二人在嬉笑怒骂之间,最终成为了人人都羡慕的小情侣。”

照道理,这类剧,重点就在于要下饭,让观众轻松愉悦的同时感受到来自男女主间的“甜蜜暴击”。

问题就出在这里,喜剧其实是很难做的,叙事、节奏要求都很高,本剧号称是轻喜剧,追求轻松剧情,也有不少夸张的表演,但“笑果”就见仁见智。

故事一上来就讲李一桐饰演的傅府二小姐傅柔不甘心成为父母求发达的赚钱工具,但败家的小弟弟在外打了人需要筹五千贯的钱。于是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嫁人又逃婚的戏码。就想问一句:花了五千贯娶亲的那家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流着泪成全女主的机智过人+活泼可爱?

女主大婚时要搭个台子被验是否“完璧”,虽说是女主故意设计的,但观众做错了什么,要受这种奇葩情节的膈应?

再看男主,只不过人群中多看了女主一眼,就从一个浪荡的纨绔子弟变成两个小时变能把孙子兵法倒背如流的人,科普一下孙子兵法,世界上最早的军事著作,早于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约2300年,被誉为“兵学圣典”。共有六千字左右,一共十三篇。等于说男主要在120分钟背完6000字,每分钟50字,还要能融会贯通,这种人根本不是旷世奇才那么简单,绝对是最强大脑。

但还是这位最强大脑,当着人家未来婆婆的面“求介绍”,怕不是个傻子。

可想了想,究竟是观众不爱这一款神剧了,还是故事没让观众真正代入?

国产神剧向来擅长制造奇葩情节,古偶剧就是比烂游戏,但成败的关键在于:有没有一对让观众死心塌地的CP,抹掉一切剧情上的奇葩,故事再离谱,但怎么觉得,这些奇葩和矫情话放这对CP身上是可以成立的呢。

说白了,CP就是古偶剧里的扭曲现实力场:前一秒:这什么魔鬼剧情当我傻子?下一秒:我傻了我傻了,快点让我磕!

要说于妈,也是深谙此道,不然不会安排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而女主竟也被纨绔男主的外表吸引,短短几天就爱上了男主。

即使前八集,已经有四个对女主死心塌地的男人:国公府大公子、少年将军、周王以及海盗帮主,基本出场一个青年才俊,就为女主神魂颠倒一个。即使女主一出场,就被皇后看中,进宫就是正六品女官,还是一门心思想和男主一起搞CP。

剧情甜不甜?甜。但磕起来,就是不够甜。

能看出李一桐在努力贴合角色,表情、台词、动作,单项都合格,但没办法让人磕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一大关键,可能是李一桐这张清冷挂的脸。

古偶剧女主,需要让观众涌起一股保护欲,需要的,是一种甜妹的氛围感,氛围到了,其他不重要,谁又能抵挡得住甜妹的甜呢!

但看李一桐,不管怎么演甜妹,总觉得下一秒剧情就要翻江倒海,有个什么绝世冤情等着女主。这无关演技,关乎眼缘。

所以结果就有点尴尬,要说于妈有没用心,答案是有,制作给力,演员阵容可谓非常强大,有老戏骨苗圃、马跃,中青年演技派李泽锋、檀健次,还有搞笑女王辣目洋子,就好像一桌菜,用尽了好料,但总感觉是用拍历史正剧的大价钱布置服化道,然后拍些古偶烂俗桥段,本末倒置不可怕,可怕的是主线CP制造的甜,不足以构成现实扭曲力场。

那剧集不爆,就是必然。李一桐,体寒魔咒谁能破?

打从北舞出身,2010年参加了一档相亲节目,当时职业是舞蹈老师的李一桐,一路走来,哪怕是影视寒冬,照样手头不缺爆剧候选。

要说演技,李一桐是有天赋的。

早期一部口碑不俗的《媚者无疆》,搭档屈楚萧。

几场受刑大戏,李一桐与男主肆无忌惮地对视。一张清冷脸,瞳孔里,静静释放出决绝的恨意杀气。李一桐的表情和眼神好绝,没用力,但有股力压得人喘不过气。好窒息式的美。

《鹤唳华亭》整体质感都相对高级,所有演员都没有美颜滤镜,李一桐的扮相妆容很淡,接近素颜,全剧老戏骨云集,但李一桐的表演也能压住阵脚,几场哭戏层次感十足,不会拖后腿。

但就是有演技,这几年由李一桐担任女主演的电视剧《剑王朝》、《爱我就别想太多》、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电视剧《别云间》(《鹤唳华亭》番外)、《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了不起的女孩》、《我的时代,你的时代》、《俪歌行》依次在多家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播出。要说水花,总还是有,但爆剧有没有,没有。

《海棠经雨胭脂透》,民国情感剧,港风制作,男主是刚爆了《香蜜》的邓伦。

《鹤唳华亭》,大IP,正剧范,戏骨云集,她演罗晋的心上人。

《剑王朝》,类型有些不好概括,可有当时人气巅峰的李现。

《了不起的女孩》,按下了双女主元年的启动键。

《骊歌行》,于妈上一部《海棠红》刚刚再回暖,男主是正当红的许凯。

照道理,碰也能碰一部,但李一桐就是体寒到一部都不中。

一个演技颜值都在线,专心演戏不搞绯闻不作妖,连综艺都不上的女演员,到底为什么体寒至此?

有个事实你又不得不认,李一桐长得,不属于合电视剧观众眼缘的类型。合眼缘型,比如赵露思,可可爱爱,圆圆鼓鼓,男的喜欢女的也爱。当下的国剧市场,李一桐少了这份柔软和亲切。

她偏冷偏清冷,属于苦剧的长相,确实非常适合惨兮兮的角色,所以几部偏悲剧角色她的独角哭戏让人印象深刻。但说清冷呢,又达不到汤唯那样的峰值,尤其一笑,弯弯眼,好像还挺少女,所以能演黄蓉。导致李一桐的脸,总有一种拧巴感,好像啥都能演,放什么剧都行,但放进去,又不爆。

放进古偶剧,演技没有出错的地方,也不难看,但观众一看,算了——还是更想看赵露思谈恋爱。

气不气人,但这就是观众缘,没得解释。爆款学不是物理学,没那么多道理讲。

但一个起码的规律是,当下的电视儿童,更吃甜剧女主那套。

李一桐也可以甜,当年她演黄蓉,灵气,生动,有表演细节,被称作“史上最有灵气的蓉儿”。

但你能感受到,那都是演出来的,同样是黄蓉,翁美玲当年刚出道根本不懂演戏,朱茵不比她好多少,但那种角色灵气,就和李一桐不同,不用演,演员本身就在发光。

所以说起来,李一桐也是无奈,演技好颜值佳,资源顶级人也努力,可是祖师爷赏饭赏了大半碗,剩下的那点观众缘,要靠她自己去挣。

这一挣,就是五年。观众缘挣到多少不好说,20多部剧的女主都演了,当红顶流都搭过了,争议总是逃不掉。哪怕于妈都为她解释,演艺圈不能有正正经经的女演员吗?

而一旦新剧不火,男主粉丝和路人观众很自然把质疑的矛头对准她,哪怕事实上,爆款是题材、口碑、IP、导演、档期和宣发等众多因素的集合。在其它因素给力的情况下,演员效应是锦上添花。《香蜜》那样纯靠演员杀出血路的爆剧,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可强资源的机会她得到了,谣言不接受,冷风冷雨还是得受,红依然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

她自己说过,“火与不火都不是我的终极目标,能真诚地对待每一个角色、做到最好的自己、保持对表演的初心,就够了,其他的东西都是自然而然的。”

李一桐的意思大概是,船到桥头自然直,问题是,哪艘船能载着她抵达爆款的彼岸?

豆瓣已经把《香蜜》续集的主演写成了她跟龚俊。

龚俊,当然是当下最要风得风的小生,古偶,向来容易红人。

可那些年她合作过的邓伦李现,不红吗?红不红,时也,命也。谁红谁不红,谁几时红几时不红,大都如此。当然,红也不代表一切。

但你问李一桐想不想破掉她的体寒魔咒?答案怎可能会是不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