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星闻爆料台 详情

短视频版权成本上升,短视频平台如何避免“盗版”?

发布来源:灿    发布时间:2021-04-16 23:26:00

长视频阵营集体声讨只是第一步。

上周五,73多家平台、影视公司和协会联合声明讨伐“剪刀手”一事引起全网关注。五天过去了,相关短视频平台均未发声,影视行业亦未就“授权”提出相关处理方案。

数娱梦工厂注意到,这份集体声明的威力已经初步显现:《长歌行》《锦心似玉》等近期热播剧片段陆续从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消失,但同时《司藤》《斗罗大陆》等剧仍有片段在传播。

紧随其后,腾讯PCG事业群4月15日迎来新一轮变革,多个BU领导层出现变动,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腾讯视频和微视共同组建新的在线视频BU,强化长短协同。

上周这份本出于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的声明发出后,反而引起了嘲讽和哀怨。有人嘲讽长视频“过河拆桥”,意指粉丝“为爱发电”本来就是帮助影视宣发;有人抱怨避雷看剧将成往事、神剪辑快乐不再有;也有人担心资本的操作将影响二创文化的多元发展……从不少博主的担忧和愤慨来看,显然大部分博主和用户对版权的认知并不全面,而平台对于此类视频的监管也并不完善。

在数娱梦工厂采访的多位影视从业者看来,这次长视频内容阵营的联合声明,并非是针对二创视频而去,更像是要发起一场短视频时代的“盗版大清理”。

(抖音上《长歌行》片段14日已消失)

长视频内容版权成本上升,短视频成为国民观看时长第一大类,长视频和短视频对于用户注意力的争夺加剧,这场“版权之战”的出现其实是可以预见的。

以UGC为主力的短视频平台过去几年迅速崛起,为很多普通人提供了转型博主的机会,但无论是直接搬运切条养号,还是为爱发电的解说、剪辑类视频,侵权视频内容比比皆是。长视频平台如何避免自身高投入的版权内容让竞争方的短视频平台白白获利?

前有爱奇艺重新定位随刻,后有腾讯视频与微视联手,面对抖音快手B站的突飞猛进,长视频平台正从版权内容出发,全方位强化应对。

打击盗版才是重中之重

短视频宣发安全边界在哪?

“说白了,这次其实就是在打击‘盗版碟’”,从事剧宣工作6年的田宇感叹。

4月9日,15家影视行业协会、5家平台、53家业内知名影视公司发布了关于短视频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的维权声明,一瞬间引发全网短视频二创博主一片哀声。

(联合声明要点)

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则声明其实重在打击“盗版”,优质的粉丝二创视频并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去年抖音日活已超过6亿,在短视频追剧也成为很多人的日常,短视频逐渐成为影视宣发的主战场也已经是事实。粉丝的“为爱发电”以及自媒体博主的二创传播为不少正在播出的影视剧带动了热度。而这也是不少网友和粉丝们表达愤怒的原因,认为影视剧版权方“过河拆桥”,利用完“自来水”的助力便开始举报维权。

“粉丝二创是会给剧带来更多的热度,但版权就是版权,尊重版权就是尊重创作。不否认有很多粉丝做二创是出于对作品的自发喜爱,但还有很多UP主和抖音博主就是通过热点来获利,而短视频平台也是获利者,所以对于这些视而不见。”田宇表示,国内很多观众对于版权还是没那么敏感。

近年来影视内容的制作成本持续增长,何时能盈利困扰着各大长视频平台,作为应对一些平台已经上调月费,剧集单集点播增加收入也已成为常态。而与此同时,短视频平台快速发展,cut内容大量存在,客观上为盗版传播提供了新的窗口。

“去年大部分的国产剧我都是在短视频追完的,比起长视频看剧还要手动快进,短视频看cut更快,有人帮忙排雷也不会错过高光时刻。”影视类短视频博主晓旭表示,他的观点在观众当中有一定代表性。

在短视频平台输入近期热播剧剧名,很快便会跳出一系列该剧相关的合集。其中不乏粉丝向的某演员和角色的高光cut,但还有大量的是该剧正常的剧集内容。

如最近热播的《长歌行》在短视频平台上的更新速度,几乎和腾讯视频同步,原本45分钟的一集被剪成了9、10个4-5分钟的片段,但连续观看并无障碍,且无需VIP便可顺利观看付费内容。

这样以短视频方式“连载”长剧集的帐号在短视频平台比比皆是。这些账号用最基础的剪辑技术将付费剧集进行切条搬运,从而引流养号,最终实现“发家致富”。如果说早年盗版碟还是遮遮掩掩,这类账号的盗版传播就过于明目张胆。

有观点认为,除了上述搬运账号,这次声明对各类官方剧宣团队影响不大,因为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影视宣传的主要战场。

田宇就表示,“本次的整治其实就是为了清理一波靠盗版盈利的自媒体,只留下官方的宣传渠道。”

不过和田宇的斩钉截铁不同,同样从事剧宣工作的陆璐对数娱梦工厂表示,她们目前还在观望。

“从去年开始我们大量的宣传工作开始转向短视频平台,在短视频平台搜剧的关键词会出现很多合集,有些出自官号,有些出自大号,官号和大号我们都是可以在短视频平台上设立的。此外我们也会有一些和KOL、KOC的合作,但这些都是不存在明确授权的,有的会开白名单,但授权的程序和文书是没有的。”

陆璐透露,她们也遇到过宣传期结束后平台以侵权为由举报一些视频的情况,但接下来和KOL、KOC的合作中,“先授权再使用”的程序应该怎么走,目前也还没有明确的消息。

平台发起视频二创活动在当下是比较常见的宣传形式,此前《两世欢》《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等剧综都曾和抖音、快手、B站等官方一道发起联合活动,但活动结束后,一些二创视频很快因“版权问题”被举报下架,让很多粉丝和二创作者们愤愤难平。

(与短视频平台联手鼓励二创的剧综不在少数)

“类似二创视频的活动,不可控风险太高了。”田宇解释,“假如说之后确实删掉了一部分视频,或许不完全是因为版权问题,也有可能是视频价值导向问题。比如有些剧前期可能确实吃的是卖腐和热门议题的红利,到后期火越来越大怕烧到自己就要及时止损,但对于UP主来说你的素材也确实是从人家那里下载的,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过河拆桥’。”

也就是说,剧方、短视频平台方以及真诚从事二创的作者三方,围绕二创的利益诉求其实是不完全一致的,随着事态很有可能发生变化,对此二创用户应有心理准备。另一方面,用户整体版权意识上升、行业逐渐走向规范是大势所趋,这次声明,可以视作提醒各方清晰认知。

短视频平台只担有限责任?

长短视频的流量博弈

短视频平台为用户的内容提供传播渠道,也具有一定的监管责任。但根据平台属性和体量的不同,其对内容的监管责任也是有限的。

如此前B站上大量《棋魂》的相关视频在被举报下架后,可以再次以非“棋魂”的相关词条上架,因为内容和品类的检索范围所限,平台也无法审核所有上线的视频。在这种情况下,如遇举报,平台只需将所涉及的视频下架,并不需要负太多的法律责任,主要责任人在制作和上传视频的用户。

抖音、快手、B站内容主要依靠UGC,内容审核已经成为平台工作消耗人力的大头。但相比于黄暴、政治内容,版权问题对于平台来说风险度相对没那么高,而且此类视频娱乐性强,权利划分边界模糊,审核相对更放松。

某平台前审核工作人员就对数娱梦工厂坦承,相对而言针对版权问题的审核其实是不多的。

长短视频对用户注意力的竞争日趋激烈,此次联合维权被普遍视作也长视频平台对短视频崛起的一次回击。但这次集体行动其实早有迹象。

(腾讯《长歌行》少见地将微视放在了重要位置)

最近一段时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明显正在加强将自身的剧综IP向各自的短视频平台随刻、微视引流,避免自家内容外流为他人流量做嫁衣。15日官宣的腾讯视频与微视的BU重组,正是长视频一方的最新应对。

观察随刻和微视可以发现,不仅设置了剧集和综艺等长视频观看的入口,还增加了速看功能——将剧集单集内容剪成几分钟的短视频做成合集,也有热播剧综的物料合集专区,类似抖音的话题合集。

但需要指出的是,从抖音上用户自制剪辑内容转变成微视上这类由平台审核过的一分钟解说之后,实际上用户可选择的更少,反过来用户对平台审核后内容的要求会更高。因此,微视、随刻用各自关联平台的版权内容来引流只是一小步,最终还是要运营好自己平台上短视频内容生态,才能真正吸引用户倒戈。

尽管长视频维权之路才刚开始,但此次联合行动可能也预示着一种风向:未来影视解说类、cut、搬运等涉及侵权的账号的引流将逐渐成为过去,博主的原创能力才是短视频平台未来考察的重点。

切条、集锦、同人统统侵权

“合理使用”的边界在哪里?

短视频平台兴起过程中,影视剧的切条、搬运也成了不少短视频博主们的致富密码。

“之前我也想过做切条,因为真的是低成本高回报,但转念一想这样难道不需要授权吗?”晓旭透露。

如果说对于切条、搬运、传播大部分人能够比较明显看出是侵权行为,对于剪辑作品的侵权鉴定就比较复杂,由此这也引起了很多网友的讨论。

据此数娱梦工厂采访了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专攻影视版权律师孙黎卿。

“知识产权法理论中有个很重要的点就是你不能替代我,如果你一旦把我替代了,那么你肯定就有罪。”孙黎卿介绍,“依照这个标准,那些‘几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的视频显然就是侵权的,因为你在几分钟的视频中通过一些图片、片段翻译、解说,且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替代了对方作品的使用途径和获利空间,这就是侵权的。”

2018年的谷阿莫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凭借“几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系列视频在两岸爆红的谷阿莫被迪士尼等多家片方控告侵权。虽然去年片方部分诉由被当地法院驳回,但案件持续至今仍未完全成埃落定。

但并不是说所有的视频片段都不能“合理使用”。

孙黎卿解释,在目前国内语境下,这些视频是否侵权只需要看三个标准:一是否部分引用,二是否在公共环境下使用,三是否有替代著作权人的正常使用和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而这三个标准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引用的作品必须是已经公开发表过的。

而关于如何才算合理使用不涉及侵权这一点,在去年修改最新版《著作权法》中也有论述。

按照条文,包括私下研究欣赏、教学研究、或在报纸电视电台等出于报道新闻目的引用等目的都属于合理使用,当中涉及影视版权最重要的一条是“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作品”也属于合理使用。

按照这个标准,除了影评向视频可能是安全的,短视频平台上大量剧综集锦剪辑、角色/CPcut以及一些不同剧综的片段拼接,都很难过关。哪怕当下并未给博主带来盈利,但这些视频并不满足上述“为评论某作品适当引用”的条件,而且因为其收获一定流量并且靠此带来收入,在法律上属于经营性使用,因此都属于侵权行为。

此外,且若是剪辑明星的视频,还会涉及到艺人的肖像权和名誉权的问题。

不过,由于每部剧、综的影响力不同,到底是借力短视频帮助宣发还是保证平台播放点播数据?对于哪个目标更重要,不同出品方考量不一,其结果是处理措施也不同。由此也可解释为何近期也有不少热播剧的侵权视频目前并未下架。

在法律人士看来,此次联合声明只能算是影视行业单方面发声,并不具备具体的可执行力。事实上,此次和2018年谷阿莫事件后广电发布的包含“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条款的部门文件性质差不多。

“这只是通过呼吁的形式将写在法律上的东西再次强调,具体的还是要版权方去举报才能得到处理。”孙黎卿对数娱梦工厂表示。

但针对大量的侵权视频,版权方要维权其实并不容易,一个个举报显然耗费的人力物力资源并不小。

孙黎卿介绍,很多影响不大的视频,一般都只需一封律师函要求平台方下架,做警告处理,并不会要求赔偿。对于影响较大的视频若是向法院提起诉讼,周期一般在6-8个月,且根据侵权作品的影响和艺术价值所获的赔偿都不一样。

这样的维权不仅耗神耗力,且过于复杂,最后的投入产出也不一定成正比。

而对于二创作者来说,即便是版权意识到位,要获得影视版权方授权其实也并不容易。不像音乐行业有较长的发展历程和有统一的版权管理机构,短视频行业发展时间较短,各方面都不够完善,且不同影视作品的版权分布在一家或者多家出品公司手中,如果不是一些剧综与短视频平台合作,很多二创作者并不知道如何获取版权,此外对于单打独斗的博主来说,获取版权的难度又过大,周期过长。

只要剧综还需要借助二创视频带动热度,长视频内容的版权方就必须考虑如何提供更为完善的授权机制,否则未来矛盾还会死灰复燃。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