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星闻爆料台 详情

《小舍得》:新的升级带来了“新的难度”

发布来源:王者天下    发布时间:2021-04-29 09:19:00

新的升级带来了新的难度,但不论是理念的升级,还是从导演到主演的创作团队的变化,仍然能够体现出柠萌在现实题材作品当中的主线方法:一方面,在大量的田野调查、对现实逻辑的解读中,寻找“戏剧”和“真实”的结合;另一方面,在对内容的理解之上,将创作定义在“往前一步”的前瞻位上,向前一步,延续“温暖现实主义”的基调。

作者|黄泽正

编辑|周亚波

一场小学生家长会,老师额外增加了“学生上台发言”的环节,心事重重的颜子悠在母亲田雨岚的目光中上台,却在哭腔中自白:“我觉得,我妈妈爱的不是我,是考满分的我。她口口声声说为我好,其实是为了她的面子。”

田雨岚几乎在瞬间崩溃:我都是为了你好,为什么结果是这样?《小舍得》第17集的一个高潮片段,再次引发了众多社交平台的讨论:“教育到底该是什么样子的?现实会有这么残酷吗?以至于,着眼现实的教育题材剧集,有没有贩卖焦虑的嫌疑?”

“我们一直认为,教育是一个非常好的观察社会和家庭的切口,我们这次想进行更深入的思考。”柠萌影业执行副总裁、《小舍得》总制片人徐晓鸥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表示。

作为柠萌“小”系列的第三部,《小舍得》延续了教育题材风格,此次聚焦在“小升初”阶段,着力表现两对互为镜像的父母,在不同教育观指导下与现实发生的碰撞,探讨当代家庭关系与亲子教育等现实问题。

另一方面,相比《小别离》和《小欢喜》,《小舍得》又尝试了家庭教育以外的课题,从家庭延伸出的家庭关系、从教育延伸出的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都成为讲述的对象。

新的升级带来了新的难度,但不论是理念的升级,还是从导演到主演的创作团队的变化,仍然能够体现出柠萌在现实题材作品当中的主线方法:一方面,在大量的田野调查、对现实逻辑的解读中,寻找“戏剧”和“真实”的结合;另一方面,在对内容的理解之上,将创作定义在“往前一步”的前瞻位上,向前一步,延续“温暖现实主义”的基调。

01|“一次改编”

对《小舍得》项目的策划始于2018年,编剧是周艺飞。周艺飞自己作为小升初家长,在创作当中融入了相当多的想法。这与《三十而已》编剧张英姬作为“30岁女性”的角色有着很高的相似度,不同的是,《小舍得》是一部有小说的改编作品。

2016年,《小别离》获得了口碑和热度的双丰收后,鲁引弓就和柠萌影业达成了继续合作的意愿。创作《小欢喜》前后,鲁引弓就接到读者私信,让他“写写课外补习,写写小学生、幼儿园受的苦。”这奠定了《小舍得》深沉的基调。

与《三十而已》的另一处连接是导演张晓波。“晓波导演同样一眼相中了这部剧,他希望将它献给自己的太太和孩子。”徐晓鸥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晓波导演的风格是比较深沉的,从《好先生》、《九州缥缈录》、《三十而已》这些作品,可以看出他不仅具有社会思考,还很接地气。”

因此,不同于前两部黄磊和汪俊略带喜剧色彩的创作风格,周艺飞和张晓波的组合更偏正剧范儿,希望在教育层面进行更深入的思考,更符合《小舍得》的作品基础。

演员的变化同样是现实的。由于《小舍得》的剧情设定是“小升初”阶段,孩子年龄段较前两部更小,所以从一开始就决定要换一批演员,徐晓鸥透露,宋佳、佟大为、蒋欣、李佳航“基本都是第一选择”,原定2020年初开拍的《小舍得》赶上了疫情,为了凑好“最优组合”的档期,保证质量,《小舍得》最终推迟到了二季度开拍。

对“复杂角色”的演绎也激励着“好演员”们投入到创作当中。例如,田雨岚并不是一个讨喜的角色,在剧中她可以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让孩子在家庭聚会上背诵圆周率,和姐姐唇枪舌剑,丝毫不在乎尴尬的气氛。也可以低声下气地去给被自己举报过的辅导老师塞红包,希望老师能让孩子进奥数尖子班。

“或许没有人能比蒋欣更能演好田雨岚了。因为田雨岚这个角色是非常丰富的,偏执又激烈,跟宋佳饰演的温柔而坚定的南俪刚好形成镜像,我们希望能表现具有本质冲突的姐妹,如何最终走出困境。”徐晓鸥表示。

想要说服多年未“出山”演电视剧的张国立并非易事。徐晓鸥透露,虽然此前没有过合作,但在和张晓波导演见面长谈后,张国立最终坚定了自己要演好南建龙的想法。“国立老师也通过几乎完美的表演,给了南建龙更生动的演绎。很多东西都已经不是表演技巧了,而是对角色浑然天成的理解。”

在剧中,南建龙对亲生女儿和继女的分寸感,给第三代准备礼物的用心程度,对待前任和现在妻子的态度差异,都蕴含着复杂的人性,因此成为观众热列讨论的点。在“真实逻辑打底、细节填充”方法论的指导下,观众与剧中人物产生了强烈的共情。

增加米桃一家则是非常有深意的,他们代表了教育公平的另一个侧面。细心的观众已经发现,“米桃一家”就是《三十而已》每集结尾当中“煎饼摊默片”的演员饰演。“拍摄《三十而已》的时候这两位演员真的在剧组搭起了煎饼摊,我们觉得演的非常好,这次米桃一家是原著当中就有的角色,我们最终决定就让他们来演。”

《小舍得》近四分之一的戏份当中,“米桃一家”的剧情大放异彩。对上一部角色的继承,缩短了演员进入角色的时间,为制作创新提供了可能。对于小说中米桃略有遗憾的结局,徐晓鸥也透露剧集进行了“令人满意的修改”,深化了对教育的主题的阐述。

02|“一次连接”

自从4月11日《小舍得》播出后,第二天,爱奇艺站内热度破7000,成为爱奇艺热榜第一名。上线播放不到两周后,《小舍得》爱奇艺热度破9000,成为又一部“国民爆款”,截至发稿,《小舍得》微博超话阅读数突破了6300万,话题阅读量达到了29.3亿。

原著作者鲁引弓曾对《扬子晚报》表示:“‘小’系列是送给中国家庭的糖”。这块糖到底甜不甜,观众们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剧集上线之初,关于“贩卖焦虑”的讨论也无可回避。

徐晓鸥曾在《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关于《小欢喜》的专访中陈述柠萌影业现实题材创作的基本基调:“直面问题和痛点,不回避不矫饰。但不是消费、渲染焦虑,而是试图提供新的视角和解决方案,呈现更多样的可能性,让观众思考、共情,并获得力量和滋养。”

在《小舍得》身上,这种基调得到了延续。“主创团队一开始就希望能通过《小舍得》传达‘不要比’的思想,这是对社会现实,传统观念的一次挑战。”

徐晓鸥做了一个假设:“在大众眼中,顶级富豪如果离自己很远,便构不成刺激,但他如果成为你的邻居,你或许就会焦虑,‘比较’的心理会忍不住产生。”这种比较不仅存在于教育领域,更涉及生活的各个方面。

改编方面,对“戏剧点”的选择成为了另一处焦点。在剧作过程当中,原著当中两个家庭当中的“前男女朋友”关系被删去,“重组家庭”的设定被增加,“六次家宴”串联起了全剧,让矛盾冲突集中在了家庭之内的同时,也让《小舍得》相比《小别离》、《小欢喜》的主题“溢出”仍然家庭、教育等关键词当中。

徐晓鸥表示,相比“小”系列前两部对家庭教育的聚焦,《小舍得》扩展了教育主题的广度,在特定的家庭关系设定中,讨论了包括学校教育、校外培训和家庭教育等多个纬度。更多重的矛盾点展开,也让冲突的落地显得更加尖锐。

强冲突伴随着质疑。但鲁引弓在创作当中就表示,故事当中“90%以上的素材都是真实的”,甚至包括很多细节桥段。比如为了上补习班在公园搭帐篷这种,“生活中的荒诞,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经历过的人和在这个阶段的人,不会认为是渲染焦虑,还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可能会觉得是渲染焦虑。”徐晓鸥表示,在“温暖现实主义”的基调下,剧集前半部分内容往往是残酷现实的直面展现,“未知的恐惧”也在此相伴而生,而在内容的后半段发酵更深层次的思考,往往是这类题材的特点。

这种模式也在“和用户的连接”中面临着新的挑战。一个现象是,《小舍得》官方抖音账户已经更新了159个视频,包含了矛盾冲突、代际关系等多个细节。点赞量最高,热议程度破亿的正是“子悠说妈妈爱的是考满分的我”这一条。徐晓鸥表示:“我们其实更愿意推一些温暖的,思考更深入的内容。”但激烈争议的点,又很容易从这些内容当中“跑出来”。

“子悠哭诉”是亲子矛盾激化的代表场面,观众能最直观地感受到父母给孩子的压力,让孩子不堪重负,引发深入思考。在这一层面上,“短视频追剧”的火热可以作为观众看到剧集的一种途径,但“仍然是希望观众能够进入到剧集故事当中”。

“将相对浓缩的教育典型事件放一起是会觉得强度很大,但看了全剧完整讲述的观众,会理解剧中人物选择的真实性和合理性。”徐晓鸥表示。

03|“一次汇报”

现实当中,教育政策也在随着社会现实的变化而变化。北京学区房政策的变化、对校外辅导机构的监管都是《小舍得》制作完成、尚未开播时发生,而“鸡娃”、“内卷”这些词的热门化,实际上也不因《小舍得》的诞生而转移。

这些变化,从一个侧面决定了,《小舍得》这样的剧集,既需要反映时代变迁,反映生活、又需要时刻准备好前瞻,准备好新的切入点。

长视频的生产周期仍然没有被打破,较长的周期决定了对前瞻性的需求。徐晓鸥告诉《三声》“要做现实主义,需要有一定的前瞻性,能预判社会情绪在两年后的大致方向。”同时,柠萌的创作理念决定了,除了反映现实,更需要表现“温暖”的部分,这决定了创作者既需要保持创作的主观性,又需要适当的动态调整。

徐晓鸥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关于小系列,柠萌六年的经验是一笔财富,但是我们不能躺在以往的功劳簿上。”《小舍得》当中,父母的攀比心理、校外辅导机构的饥饿营销,校内老师的教育理念之争等新概念,都在柠萌大量的田野调查基础上产生,这些田野调查,建立在《小别离》、《小欢喜》的成功之后。

前作的成功不代表一直成功,在主题上,《小舍得》也在尝试升华,当“不要比”这样人生哲学层次的价值观融入到了剧集当中,“教育”这个主题也得到了更深刻的表达。

这种意义上,《小舍得》可以看做是对柠萌教育三部曲的阶段性总结。它不同于前两部轻松温暖,主张笑对人生的喜剧风格,反而更加深沉。“《小舍得》寄托了主创团队对教育,对家庭更深入的思考。”徐晓鸥表示。

在《小别离》和《小欢喜》成功之后,大批影视公司入局类似题材,柠萌希望在“选择保持创作初心”的同时,更进一步地找寻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平衡点。

故事、人物的多面性解读,是市场给现实主义题材制作者树立的风向标,但同时又是巨大的难点。徐晓鸥透露:“现实主义的门槛真的是很高,我们自己越做越觉得难。”在创作过程中,柠萌“没有停止思考”。

标签: 小舍得

相关推荐